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當前位置:新媒動態 > 財經股票 >

交設股份漫長停牌調查: 12年前職工持股恐遇變數

2018-10-19 11:07 記者觀察網 點擊次數 :

經過改制、股改的交通設計院,如今在新三板上陷入了尷尬境地。

故事的主角是今年年初掛牌新三板的交設股份(872665.OC),作為甘肅省交通廳設計院改制而來的公司,其在3月15日掛牌的當天開始,便迎來了漫長的暫停轉讓期,而截至10月17日,該公司始終未能復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日前從接近甘肅省交通廳人士處獨家獲悉,交設股份的長期停牌,與公司卷入交通廳對其開展的內部審計與資產評估有關,而審計評估所針對的事項正是12年前交設股份改制后的員工持股運作。

值得一提的是,交設股份就掛牌后的近兩個月擬終止掛牌,但最終因股東大會否決而未能實現;來自上級部門的審計,摘牌不成的無奈共同交織在這家掛牌公司上,無疑成為新三板國企掛牌問題的一個典型樣本。

停牌或涉內審

10月13日,交設股份發布了年內第13份暫停轉讓進展公告,而其有關停牌事項的表述與3月15日第一次停牌時仍然未有變化,仍然是“籌劃重大事項”。

“籌劃的重大事項尚未完成,仍存在不確定性,為維護廣大投資者利益,保證信息披露公平,公司股票將繼續暫停轉讓。”交設股份表示。

雖然交設股份仍未披露具體的停牌原因,但據21世紀經濟報道從接近甘肅省交通廳人士及交設股份人士處獲悉,交設股份的停牌與其正在接受來自上級單位甘肅省交通廳的審計調查有關。

“主要是對之前的職工入股進行相應審計,所以目前公司一直處于停牌狀態。”一位接近交設股份人士透露。“目前交通廳也委托了第三方資產評估公司進行評估。”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另從一位接近甘肅省交通廳人士處獲悉,甘肅省交通廳正在委托北京北方亞事資產評估事務所對交設股份展開追溯性資產評估并出具相應的評估報告,反映其截至2006年12月31日的凈資產市場價值,評估報告的擬出具時間為10月20日。

上述接近交設股份人士則表示,由于調查評估內容主要為2006年底的凈資產情況,這也意味著彼時的職工入股過程,可能已經受到了來自上級部門的質疑。

“如果是查2006年底的凈資產,那么指向的就是2007年的這次增資。”前述接近交設股份人士分析稱。

記者查閱公轉書發現,交設股份的改制最早起于2003年,但在2007年進行了一次僅有職工股東參與的增資,同期國有股及院工會委員會持股并未同比例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的政策也鼓勵設計院積極轉制——甘肅省政府2003年的《關于甘肅省交通規劃勘察設計院體制改革的會議紀要》提出“交通設計院國有股今后要逐年退出。”省交通廳2006 年11月2日的一份《廳長辦公會議紀要》也指出:“同意改制企業在適當時期增資擴股,不斷完善和改進股權設置”。

據公轉書披露,在2007年的增資中,職工股東以資本公積金及現金方式增加注冊資本1050萬元,增資價格為1元/股。

但據甘肅眾望會計師事務有限公司為交設股份出具的2006年度《審計報告》審計結果顯示,其2016年底每股凈資產2.5773元,上述職工股東增資價格明顯大幅低于凈資產。

公轉書也指出此次增資存在規范性問題。“本次增資沒有履行評估程序,存在瑕疵。”但其同時表示,雖然未履行資產評估手續,但相關增資已獲得彼時甘肅省交通廳的同意。

而為解決該問題,交設股份在10年后的2016年曾召開股東會決議要求自然人股東對出資進行補繳——即按照2.5773元的2006年底凈資產為標準,每股補繳1.5773元并按照銀行存款利率補繳同期利息。

但在上述接近甘肅省交通廳人士看來,上述的補償措施與標準并不能對沖職工股增資過程中的不規范問題。

“早年這種職工持股問題能不能用后來的補繳來解決,用什么標準解決,這需要有相關的依據,如果發現其中有問題,肯定還是要追責的。”上述接近甘肅省交通廳人士稱。

曾欲摘牌被否

在登陸新三板之際,職工持股仍然被交設股份所看重。有關股權激勵的內容也被寫在華龍證券擔任主辦券商時承做的公開轉讓說明書中。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在羅列企業風險時,交設股份表示公司所在的“工程設計咨詢行業”由于屬于智力密集型行業,因此伴隨行業競爭的日趨激烈存在核心人才流失風險。

而公開轉讓說明書給出的應對措施則包括“結合股權激勵等方式,建立有效的人力資源管理機制。”然而如今,早年的職工持股問題卻成了羈絆交設股份的關鍵障礙。

北京一家券商新三板業務人士指出,交設股份出現上述問題背后更大矛盾在于其已經掛牌新三板。

“如果要處理類似這種職工股問題,顯然應當盡可能摘牌處理,但現在的情況是很難摘牌,一舉一動都是透明的。”該人士表示。

事實上,交設股份曾于掛牌2個月后的5月25日發布公告稱擬申請終止轉讓,但最終該方案因在股東會上遭否決而流產。

“根據新三板相關摘牌要求的底線,是必須所有股東都同意摘牌才能摘掉,所以很多希望摘牌的新三板公司都在摘牌過程中遇到了釘子戶,一些大股東不得不高價回購他們的股份。”一家已摘牌的新三板董秘坦言。

在前述新三板業務人士看來,交設股份的問題,無疑是當下國資控股企業掛牌時,遇到職工股問題的典型樣本。

“這種情況往往進退兩難,歷史沿革中的股份問題雖然有瑕疵,但掛牌已經‘生米成熟飯’,而摘牌又要全體股東同意,如果這種狀態不改變,這種僵持很有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上述業務人士坦言。(編輯:李新江)



(此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代表作者言論,由此文引發的各種爭議,本網站聲明免責,也不承擔連帶責任。)

(責任編輯:主編)
文章人氣:
(請您在發表言論時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律法規,文明上網,健康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
首頁 | 新聞資訊 | 財經股票 | 科技新聞 | 汽車資訊 | 娛樂八卦 | 體育新聞 | 房產樓市 | 旅游資訊 | 健康養生 | 明星時尚 | 主持人主 |
河南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