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广州增城廖松杰写给中央第八巡视组举报控告信

2018-09-27 09:23 记者观察网 点击次数

 

中央第八巡视组领导同志您们好

       我是廖松杰男1956年9月25日出生汉族原身份证住址是广东省增城市荔城街廖村隔塘旧村10号身份证号码44012519560925245X现租屋通讯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湘江路164号手机号码13710569471我要举报我们增城区人民政府和增城区人民政府荔城街道办事处以及我们廖隔塘村村民委员会的领导他们全无党性原则失去了公平正义失去了天理良心失去了法律尊严官官勾结疯狂贪腐残酷欺压百姓剥削人民共同侵吞我的各项合理补偿款而造成了我7宗冤案3宗告尽广东的司法部门也无法解决4宗还未得到合理的书面答复而且我另外4宗?#21152;?#25105;村委有关的事情我在前几年上访时只因是与村委有关的事情确是被不明人士明打暗伤过多次?#37096;?#26159;与我村的黑恶势力有关我报过多次案只是富鹏派出所的姚烈桃同志到我家中了解过一次最后也无下文了

       只因我的冤案发展连连不断早已告到倾家荡产10多年也无一宗得到合理解决我在2018年3月中旬再到广东省信访局上访经接访我的领导指点?#24418;?#21487;以直接寄信给中央巡视组?#21246;?#25105;去把中央巡视组住广州的寄信地址和电话号码也抄记了我于2018年3月31日寄了一份举报书给中央巡视组随后又寄了一份给中央巡视组武在平领导同志收和发了一份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在2018年4月12日接到了广州市纪委打来电?#20843;?#24050;帮我转回了增城区纪委最后在2018年5月7日先后也接到过广州市纪委用02083555345打过两次电话给我也是说已帮我把举报资料转回了增城区纪委最后在2018年5月14日我手机又接到了广州市纪委监察委的一条信息内容是说我提交的材料他们已收悉已帮我转回了增城区纪委处理编号穗纪信2018008572随后我也接到过增城区纪委的一个电话说已帮我转回了荔城街纪委最后我到过多次荔城街纪委以及打过多次电话给增城区纪委我寄出举报书?#34218;?个月我就到增城区政府了解一下情况增城区政府信访的领导就叫了一位律师跟我们座谈对我说凡是案件被终结了的你去那里都是没有告的了最后我只?#20889;?#30005;话叫增城纪委领导到来想问一下他何时出答复给我当时我和我的代理人陈国祥在增城区见了纪委的领导想了解我的案件情况时在2018年8月29日的当天收到了增城区纪委的回复只听那位领导说“你廖松杰的案件我们不受理你要告就到国务院去告吧”最后在2018年9月13日才收到了荔城街纪委监察委的回复简直是一个黑社会的所为他们所作出的每一项事实都是丧尽天良的全部都是官官相护有意维护贪官纵容黑恶弄虚作假欺骗上级部门的所以我坚决不?#37038;ܣ?#24403;时我看了还与他们论理了一翻他们?#24418;?#31614;名下去要送上上级部门的我就说“我签名一定要写多两句话在这份书面里如果不准我写的我就不签名”最后两位领导才答应了所以如今荔城街纪检监察实名信访举报反馈意见表里的最后一页我也写明了我廖松杰坚决不?#37038;?#33620;城街这份弄虚作假的回复我才签名并打了指模的

     我的答辩如下

     1关于荔城街纪检监察部门给我的回复里说关于我被公路征收的事我98平方的房屋是我1986年承包了荒山后第二年所建1988年已正式办好了房产证最后过了三年即在1990年又建多了5间因为那时我村大部分人建房屋都是不需办房产证的所以我建多了5间是无办证件的当时3间就租给了当地联益大份村的村民王强开小?#36710;ݏ?#21478;外2间租给联益谢屋村村民谢金湖开小卖部自己用了3间房屋的在丈量我们房屋地面积时共为2.2亩除了0.7亩建筑附着物计回了1.5亩青苗的这个事实我村的全体干部?#36879;?#21512;作社的社长及我的四户同案人也在场他们也是最清楚的但最后由于我村政府和荔城街政府大量造假证据和?#23548;?#35805;只判了我有房产证的98平方房屋共为19.1万元另外补偿了我3000元应当是作为我办水电的费用其他5间房屋及猪?#28014;?#40481;舍?#36879;?#26412;一分钱也没?#20449;?#22238;给我但判了我98平方有房产证房屋的价钱真的不够我买回50平方建房屋的地皮

      说征用我的果园时是按当时的补偿标准对我进行补偿的但那时增城政府2001年19号文件关于荔枝果树的补偿是3.75万元一亩的而荔城街和我村政府的黑恶势力补偿给我的每亩只得为2千多元每?#26029;?#24046;近20倍难道这叫按当时的标准补偿给我了吗?#24247;?#26102;我村委的黑恶势力发第一份通知给我时还写得真是?#30475;?#22842;理写了为了本着?#23637;?#25105;廖松杰承包者利益出发合共补偿给我的才只得7.1万元

     还说我对青苗补偿有异议才起诉他们政府但我种有21年的荔枝果树补偿给我的只得为2千多元一亩即每年只为130多元我真的是每年投资出去的农药钱也拿不回来又怎能?#37038;?#21602;

还说在诉讼期间荔城街道办曾与我廖松杰平等协商于2009年7月2日达成庭外和解方案也明确了青苗的补偿标准后来廖松杰又不同意调解但完全也是弄虚作假的事实在和解时增城政府还出动了由增城人民法院的两位庭长参加和解的当时黄月荣和廖伟超两位庭长等20多位领导参加?#24418;?#20808;签解决青苗的和解协议书先解决了青苗其他房屋家产附着物及其等等再当面核实的所以在2009年7月2日签好了解决青苗的和解协议书并选择了我被公路征收剩下果场当中的5亩地青苗作为法律依据解决我被公路征收的青苗第二天荔城街政府出动有20人和我廖松杰自己一人到我果园丈量好了5亩地面积随后也清点好了青苗荔城街的领?#24049;?#22686;城法院的廖伟超庭长等人也对我说好了任何一方也不能反悔的第三天荔城街政府就第一次反悔了又要我陪他们再去重新丈量过我不同意增城法院的廖伟超庭长又压令我再和他们丈量多了一次也对好了数第三次荔城街政府又反悔又说丈?#30475;?#20102;又要我陪他们去丈量我只是?#21040;?#27861;官到来一起丈量为我们做个证吧最后增城法院的廖伟超庭长只是说了一句“一次又一次都是你们荔城街政府反悔?#24418;?#20204;怎样参与和解呢”此后增城法院两位庭长再也没有参加过调解了过了近一个月荔城街政府的领?#25216;?#22312;判决书里做代理人的尹中威又?#24418;?#21040;去和解?#24418;?#25353;和解时清点了5亩地青苗的8页纸清单四舍五入按2001年19号文的法规来计算还拿了一页纸计算了做样版即如我的荔枝树冠在3.5公尺以上的可以按4公尺计算但3.4公尺以下的只能计回2公尺给我但我实在是无法?#37038;?#20182;们那些反人类的四舍五入他们就不与我和解了难道这样就叫是我廖松杰不同意调解了吗

       还?#21040;?#35758;?#24418;?#23613;快收齐补偿款以便了结案件但我坚决不同意消案因为我实在太冤枉他们就不支钱给我最后我只有到处流浪乞讨当中一次我在广州流浪乞讨时是增城政府把我接回来才答应帮我解决生活费的另外我每收一次钱?#23478;?#32463;过村政府申请由荔城街批复签好预支款的单据再过几天最少?#23478;?#33457;几十元的电话费及其他费用才可以收到钱的还说我如今只剩下有3061.26元在我村委帐户里真的是假话连天为什么2016年底就凭我村政府和荔城街政府的领导说了一声你廖松杰已经没?#26143;?#20102;你案件全部钱支齐给你了而且你也支多了几千元去了就这样一年多经我数10次的要求也是一分钱都没有支过给我直到2018年4月18日广州市区委巡察组第25组到来增城区荔城街政府正式挂牌接访群众时我亲自递交我几宗这冤案的一?#22995;?#23454;资料也和巡视组?#25307;?#30340;领导说明了一切事实和理由?#19968;?#21483;他一定要调查我的证人及当地村民才可解决我的冤案还一次又一次叫巡视组的领导叫荔城街政府和我村政府预支些钱给我做生活费但一次又一次都无法拿到最后第5次我和我村的廖德权即到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过庭为我作过证的证人又去找巡视组的领导但?#25307;?#30340;领导对我像仇人一样也是不理我只?#24515;?#25668;像机?#20843;?#30340;相他就叫人把我摄像机没收还叫了一大班干警冲上来把我围住我只是说我不是?#27425;?#29702;取闹我也不是来倒乱我实在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10多年?#27425;?#23478;可归天天只有流浪和乞讨?#19968;?#26377;很多钱在政府难道我来要求预支一些钱做生活?#35759;?#26159;犯罪吗最后增城政府才说?#19968;?#26377;7千元才答应了预支5千元给我最后在荔城街纪检监察委即将出回复给我的前4天我村委一次又一次打电话?#24418;?#22238;去签一条名就可以收3千多元了我说现时没有时间我村委领导就说如今我们已把钱转回你的帐号了为何如今我又变了有8千多元呢荔城街政府和我村政府那些贪官污吏是否有意想把?#19968;?#27963;饿死呢一年多来若非是增城那些有良心的人民和?#23376;?#25903;助一下我?#27531;?#26089;?#35759;?#27515;在街头最明显的是我和第六合作社廖文添承包了的荒地上由我开发和种植的果树在未清点过任何一?#20204;?#33495;时就被增城政府和廖隔塘村委的黑恶势力带领大队的警匪去把我打伤捉走就把我的果树强?#35874;?#28781;了到法院时由于荔城街政府和我村政府的黑恶势力尽力为我做假证?#23548;?#35805;说我那些全部是小?#29992;?#36824;说是蕉苗和石榴苗结果法?#21495;?#20102;只得2.1万元但如今我村委的黑恶势力扣回了我2.9万多元去了我投资办了近10年的果园自己一分钱也未能得到还要赔偿8千元给他们难道这样还算公平吗另外我村承包了瓦地山的荒地给我办果园途中征收是我和村委对半分成的分明是3.4亩的为何我村委的领导到法院造假证说我的?#23548;?#26159;2.8亩还说我的是以小苗为主既然我村委的领导明知道判多的钱都是我和他们对半分成的为何他们还去为我?#23548;?#35805;造假证说我的果园?#23548;?#26159;2.8亩还说我的果树都是以小苗为主呢难道我村委的干部真的患了痴呆症吗事实我的果树大部分?#21152;?#20960;公尺大当地是任何村民?#37096;?#20197;为我作证的最后村委和我分钱时为何他们也知道按3.4亩和我分成呢?#24247;?#24213;又是谁指使我村委的黑恶势力为我造假证的呢这样残酷的现实只为一次公路征收令到我这永远也无法挽回的家庭和?#26494;?#24754;剧都是由我村政府和荔城街政府的部分贪官和黑恶势力所造成的

       还说不存在征收我廖松杰房屋树木赔偿不合理的问题但我果园当中同一片地内同一类型的果树都是由?#39029;?#21253;和?#36164;?#25152;种的我转包了给朋友王礼良山顶那部分差的果树也是我代他清点清楚我为他签名和打指模并由我代他收齐了青苗款的却每亩为53300多元我廖松杰自己山下那些比较好的只清点了半天即只清点了一部分果树就被打伤捉走强?#35874;?#28781;的每亩只判得为1.1万元而且多次加大的面积也未计难道这样的判决还算公平吗难道我0.7亩的建筑附着物当中也有98平方有房产证的房屋被半?#22815;?#28781;了判回的不够我买50平方建房屋的地皮都算公平吗难道我房屋内的家产被半?#22815;?#28781;了就凭我村政府的贪官污吏造假证说我房屋被?#39057;?#21069;一年我就不在那里住早已把家产搬走了结果真的一分钱家产也没?#20449;?#22238;给我又算是公平吗事实就是我举报那位荔城街的陈希主任在2008年农历2?#40065;?#20063;亲自到过我家中看见过我一切家产及家用电器?#19968;?#35831;求陈希主任叫人帮我把家产安置好当时陈希主?#25105;?#31435;即叫了我村的干部廖伯桂帮我把我的家产安置好的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另外在2008年农历正月十六我村第七合作社的正社长廖桥高也是党员干部也亲自到过我家中看见过我的一切家产及家用电器确实在我家里到我的案件在中院上诉时他也认为确是枉法?#38376;У?#25152;以也为我写了证人证言书送上过广州市中?#27721;?#24191;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另外关于我被公路征收荔城政府侵权打伤我的事那时我天天睡床不起脸黄饥瘦如果不是当地村民的开解和送药来搭救我?#37096;?#26089;已是家破人亡而且在2008年2月我到医院看伤出来时我的一位证人名叫廖锦东在增城人民医?#22909;?#21475;对面那里?#37096;?#35265;过我的双手又红又肿他也出过庭为我作过证的我在2007年11月上访时荔城街政府刘荣照书记和增城区人民政府的黄伟雄科长及广州市人民政府三级部门的领导对我说过关于我被打伤的事增城政府已答应了帮我加入特困低保的加了11年多在2018年5月左右?#27425;?#21040;了62岁成了无依无靠孤寡老人的时候才为我办好了

      2关于我举报荔城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陈希贪污我廖松杰2万元生活费的问题我在未出判决书前确是签过两次2万元的单据给陈希主任一次是把我果树房屋家产尽毁灭的时候我收到了2万元第二次是我案件在一审法院时我又签过一次2万元预支单据给陈希主任的也是他写?#31859;纸形?#31614;名的单据过了10天都没?#26143;?#32473;我我只?#20889;?#30005;话给陈希主任说这2万元我签了名字的没?#26143;?#32473;我你们就应当要把我签字的单据归还给我当时陈希主任只是说如今单据遗失了最后我又再打过电话给他他就说遗失了无办法第三次我就到了荔城街在镇政府三楼找到了陈希主任也是要求他把我签了名字打了指模的清单归还给我陈希主任就说了一声廖松杰你为什么还?#27492;?#30340;呢死了就什么事都了啦就不要告政府了另外一次我就和我的表姐到了荔城街镇政府见到了陈希主任我就再次要求陈希主任把我签了名字打了指模的2万元清单归还给我他就说已把那条清单交给了你们村委会的你去找村委会找吧我也找过近年挂我村的干部李海驱要求他们?#20889;?#22996;和我对数但他们也是不理在2018年4月19日广州市巡察组在荔城街镇政府接访我时我也提出过这样的事?#19968;?#25226;寄给中央巡视组的书信?#36164;?#36882;?#36824;?#24033;视组?#25307;?#30340;组长当天?#37096;?#35265;了陈希主任?#19968;?#21483;陈希主任到来巡视组接访群众办公室这里我们双方对证一下2万元清单没有给钱我的事陈希主任只是说我没有时间直到最后荔城街纪检监察委在2008年9月13日出回复给我的当天我也叫了他们两位领?#23478;?#25226;陈希主任马上叫到来我们双方对证想要求他把我签了2万元的单据归还给我但也被纪委两位领导拒绝了事实这位陈希主?#25105;?#26159;在荔城街镇政府办公只需2分钟就能把他叫来的为何两位领导都拒绝我的要求呢

     3关于我1986年12?#40065;?#21253;了我本村那座名为鸡化石山的200亩林木的事完全也是弄虚作假的确是由我自找?#32622;b资?#25152;种的艰苦创?#20498;?#29702;了20年并交了20年租金在2004年我正要收益再种回一批小树苗按合同的?#32423;?#20132;回甲方时确实是增城政府不准我收益还以帮我加入了广州市生态公益林为名就征收去了我由2004年6月起在广东省市各部门上访途中在增城林业局上访时得到领导说明并用了一页纸写明了我的林木是由1999年加入了广州市生态公益林的至2016年合共是8年的生态公益林补偿款林业局的领导还用纸条写了一份由1999年加入到我上访那天止各年的生态公益林补偿款的价目给我如今原件还在?#23548;?#25105;是8年生态公益林补偿款的但他只给了我两年共为4300元都是我合同期满后的第二年给我的这样的补偿款也被侵吞有6年去了为何我当时?#20889;?#22996;协商解决我村的贪官污吏总是说一定要等合同期满才与我协商到了我合同期满后我村的贪官污吏就对我说合同期满就是终止如今根本不关你廖松杰的事另外我在荔城街上访当时领导说一个月给我书面答复我上访一年又一年每一个月去问他们都说这个月底给你书面答复一直等了6年多等到我合同期满后的第?#21738;?#25165;出书面答复给我?#24418;?#21487;以找村委会协商我就因林木这事当时也到过增城法院立案法院领导就?#24471;?#26377;三级政府部门的上访回复他们是不立案的得到第一次出回复时已是我合同期满的第4年法院就裁定不受理驳回终结我再次重新起诉时写明了目前我200亩林木还是完整无损还有司法所的合同书一式五份的而且?#19968;?#36882;交了林木的真实照片怎能说我没依据呢随后法院作出裁决时就说我的合同?#21387;?#26399;又是不受理随后我的林木就无缘无?#39135;?#26399;有人在夜间和早上7点前把我的林木砍死如今只剩下40%的林木也没有了全部都是丢放在山上腐烂了我报过案也没有人理 在我寄信给中央巡视组5个月后收到的回复只是建议我廖松杰与廖隔塘村委会协商解决难道我找村委协商可以解决问题?#19968;?#38656;上访上告10年多吗我总投?#35270;?#24403;有8万元告官?#19981;?#26377;10多万元才告回了4千多元是否合理吗

      4关于我廖松杰潭面山果树因?#36824;?#30005;部门砍死果树没?#20449;?#20607;的事我曾找供电所和供电局部门有10多次最终得到丘剑鸣所长的口头答?#27492;?#22914;今凡是线?#36820;?#19979;砍死的果树无论是线路先安装还是果树先种植被砍死的是一律不予赔偿的最后我只有上访在上访途中领导又?#24418;?#21435;报案收到派出所的答复就说供电部门不?#37038;?#20182;们的调查最后收到荔城街的答复还更弄虚作假竟然说供电部门曾与我协商也达成了共识还说我已收齐了供电部门的钱才砍我果树的我起诉就是不受理我上诉也驳回终结了如今我在中央巡视组举报书里举报这样的事情得到的回复也是指我直接到供电部门反映难道我去供电部门反映可以解决问题的还需立案花2万多元去告官呢一分钱也没有告回来

       目前我们增城政府由下到上简直就是腐败成风根据我的7宗冤案的亲身经历我在10多年?#27492;?#25910;到增城无论是公路局国土局纪委人大法?#27721;?#33620;城街镇政府及我村委会近百份全部都是弄虚作假相互?#26399;?#30340;回复和伪造的证据以及枉法?#38376;小?#26368;为愤恨的是我寄出的有30份举报资料到中央各级部门得到的只是在2016年9月荔城街政府?#24418;?#21644;我的证人廖浩清到过一次我们村委由荔城街武装部长李海驱主持政府也来了几个人还?#26032;家?#24405;像我村委的领?#23478;?#22823;声压倒一切的态度为我造假证?#23548;?#35805;最为假得丧尽天良的是那次省级S119公路征收分明只帮我清点了半天青苗我村委的领导竟然说在2007年10月一共帮我清点了10天的青苗那些录像资料应当送上?#26494;?#32423;最后就全无音讯了第二次是在2018年4月9日又是荔城街的领导?#24418;?#21644;我的代理人陈国祥回了一次我村委又是荔城街的武装部长李海驱主持荔城政府也来了有6个人我村政府5个人他们也是?#26032;家?#24405;像我村的领?#23478;?#26159;失去了天理良心以大声压倒一?#22995;?#26679;为我造假证当时我忍无可忍骂到我村委干部哑口无言最后?#37096;?#20182;?#21069;?#24403;天的录音录像送上?#26494;?#32423;部门最后也是全无音讯?#21387;?#25105;一次又一次听到过增城区政府和荔城街政府的领导说任由你廖松杰去那里告都是属地管理我们不理任你去告吧原?#27425;?#20204;增城政府就是这样维稳的?#21387;?#25105;为增城人民报道过一宗又一宗有关政府欺压百姓强?#22995;?#22320;的案件都没有一宗能得到有合理解决的

        为?#26494;?#20250;的公平正义请求中央第八巡视组领导同志严查腐败扫除黑恶把那些残酷的黑恶势力和造假证的害群之马一查到底绳之于法还我一个公道

此致

      中央第八巡视组

 

                                                                                      举报人廖松杰

                                                                                       2018年9月25日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26376;P?#30001;此文引发的各?#32456;?#35758;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责任编辑主编)
文章人气
请您在发表?#26376;?#26102;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26376;ۡ?/div>
用户名:
验证码
22ѡ5